2024-05-24
2024-04-22

基于数字经济时代智能财务的发展思路

发表时间:2023-11-15 09:44作者:张晓涛 田高良

【摘   要】随着大数据、区块链、云计算等新技术的商业化,数字经济推动了现代财务模式的变革,推动财务转型由自动化向智能化、智慧化发展。数字经济时代,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资源己成为新的关键生产力要素,智能财务模式的创新是数字经济的典型代表和缩影,影响和改变着中国特色财务管理模式的体系建设,运行机制,组织管理模式和社会生活方式。文章基于数字经济的持续发展,以智能财务与财务管理创新为研究对象,阐述智能财务建设的总体规划思路,以智能财务与价值创造为主线,充分发挥智能信息技术的作用,提出智能财务系统的创新思路与趋势,以推动智能财务的创新发展。

【关键词】数字经济;智能财务;发展思路

一、引言

数字经济时代,智能财务成为企业价值创造的关键资源。“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指出,随着经济财务中国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动力,要求激活数据要素潜能,加快数字化发展步伐,加快建设数字社会,数字经济,数字政府。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指出,应“充分发挥会计信息在服务宏观经济管理、政府监管、会计行业管理、单位内部治理中的重要支撑作用”。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和理论创新,智能财务的实践探索取得高度关注,推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提升。《会计改革与发展“十四五”规划纲要》指出,会计改革进入长期规划和高质量发展进程中,为中国特色的智能财务体系建设奠定和坚实的根基。

会计数字化转型是企业在内外部经济环境进行的必要变革。当前,新科技技术的不断涌现,在改变企业商业模式和市场竞争模式的同时,也推动着财务管理模式的变革。据2021年统计,数字经济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达到百分之三十九左右,成为带动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人工智能的出现加快了企业财务体系的转变,推动了会计管理和社会变革进程,有利于企业的转型升级。适应未来的发展需求,以智能财务的构建为重点,实现对财务工作流程的优化,形成会计数据资产,加快企业财务转型进程。通过数字技术在财务领域应用,推动财务管理体系变革和智能财务体系的构建,为企业创造价值和践行社会责任提供数据支撑。

二、数字化与财务转型思想

新的历史时期,智能财务管理作为社会经济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成为社会经济活动的神经中枢,成为企业信息化转型和经济运行中的数据桥梁,形成整体,系统,协同的和谐局面。

(一)数字经济战略对企业管理思维的转变

习近平总书记在智库观中国高质量发展论坛大会上指出,全面推动以新型智库建设助力产业升级,支撑国家高质量发展的智力。“大智移云物区”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快速迭代[1],推动着中国会计改革的步伐,研究智能财务体系在企业价值链上的应用,分析其对企业价值创造的影响,都不同程度给中国社会经济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中国经济要提升全要素生产率,就要求企业要提高生产效率,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2]。延展企业智能会计的决策职能,帮助财务管理从复杂的关联圈中挖掘数据价值,形成聚合化、结构化的会计数据要素,为推进信息化建设奠定基础。

(二)数字化发展对企业商业模式的创新

《中国制造2025》战略规划指出,制造业正在迎接智力和智能的双重转型升级。企业在财务领域应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数字化技术,获取关键数据,赋能业务变革和模式创新[3]。财务依托数字化转型,赋能新的产品研发模式和企业商务模式,加大产品竞争力,提升全要素生产率。基于对数据的科学研判,形成会计数据要素,催生出新技术、新产品和新商业模式,引领企业发挥创造价值的战略目标。聚焦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变革,催生新业态新产业新模式,促进商业模式的变革和商业价值的创造,完善产品价值链,协同财务组织结构与其他领域的协作模式,推动会计信息共享模式,形成运营效率和经济效益的双赢模式,促进企业技术创新,履行社会责任,实现企业迈向新阶段的需要[4]

(三)数字转型方式对财务管理变革的挑战

会计数据信息化是会计数字化转型的重要路径。《中国企业数字转型指数研究报告(2021)》指出,中国企业数字转型速度逐年攀增,转型企业营收增速是同行业的近四倍,新一代信息技术孕育发展了新业务。以财务共享中心建设为契机,数字化转型成为手段,开始推动财务管理模式的转变和企业发展方式转型,连接会计资源配置功能,为企业创造数字化转型的空间[5]。企业财务智能化转型覆盖到业务层、财务层、管理层,涉及企业管理的组织框架,信息管理,绩效管理、内部控制、价值创造等各方面因素,最终实现企业财务智能化转型中的财务会计共享、管理会计共享、业务财务融合的创新[6]

(四)大数据思维对企业核心竞争力的影响

“十四五”规划指出,全面贯彻“创新,开放,绿色,协调,共享”的创新发展目标,打造数字经济优势。把握数字转型的大趋势,把大数据技术全面应用到数字中国的建设中,建立全生命周期的数字信息化网络布局,不断增值核心竞争力,提升价值最大化。顺应数字经济时代的发展,大数据、5G、移动互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物联网和区块链的交融,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内涵和创新在不断演化和拓展,提供智能、主动、可靠的信息技术产品,全部融入智能技术的新型信息系统[7]。大数据拓展会计信息平台管理,涵盖业务、财务、管理等方面的信息系统,将智能技术融入到大数据管理中,促进企业财务转型和价值链管理,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

(五)智能技术应用对财务价值的创造

《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2021)》指出,基于数据要素的视角,增加数据价值化。大数据和智能技术的不断突破,给企业数字化转型和智能化变革带来机遇,促进数字技术与生态经济的生动融合,赋能产业转型升级,适应企业在内外部经济环境的变革,提供更好的财务服务和决策支持,驱动经济增长和产业转型升级[8]。通过数字技术,将智能技术与大数据存储服务、知识图谱技术、物联网服务技术、自然语言处理服务技术相结合,满足企业和宏观资源配置需求,强化生产经营与价值管理活动[9]。智能财务的发展依托大数据技术,把业务数据转化为决策数据,依托价值链协调效应,优化组织流程,提高组织的投入产出效率,提升企业创新能力和价值创造能力[10]

(六)智能技术赋能对价值链的重构

《2021中国数据要素市场发展报告》指出,中国产业技术在智能应用的环境下,扩大数据产业链的扩张,智能技术,数据分析,数据应用,生态保障进一步得到发展。企业价值创造是一个动态的过程,伴随互联网智能技术的应用和发展,更好地延长价值链条,财务智能化转型在助力财务变革的同时,也推动了企业数字化转型发展,带动企业管理水平的提升[11]。智能价值链理念包括涵盖业务活动、财务会计、管理会计、管理活动的全面产业链,涵盖银行税务、工商监管等外部信息系统圈,以实现社会智能连接和企业数字化的目标。以企业的多维度管理为视角,搭建数据智能财务管理平台,应用数字技术获取数据资源,推动财务运行系统和财务组织的重构,助力企业价值的创造与提升。

三、智能财务建设的总体规划

数字经济的飞速发展为会计业务的转型升级带来了全新的机遇,智能财务成为新经济发展的焦点和前沿。智能财务发展促进企业增值保值功能的实现,发挥的作用与能量也逐步提高,智能财务的发展也受到市场供求和企业战略管理的要求。

(一)总体规划

智能财务转型是一个整体布局、逐步转型的过程。以现代通讯技术、信息技术、智能技术为依托,从战略上来说,智能财务是企业财务管理理念和模式的变革,包括智能制度建设,组织架构设立,应用场景设计,数据标准流程等,为智能化的分析与决策提供源泉[12]。从形式上来说,智能财务是财务运行系统和财务组织的重构,形成战略会计,业务会计,共享会计,财务共享中心的战略结构,意味着信息技术驱动下的业务和管理变革[13]。从实质上来说,智能财务是财务工作领域智能化场景的落地,通过信息平台收集和生成基础会计数据,为业务数据、财务数据、管理数据、外部数据进行集成处理,推动了财务管理模式的变革,最终为企业提供一种新的发展动力。

(二)业务流程设计

信息技术已经渗透到价值链的诸多环节,按照智能管理的设计理念对财务工作的岗位流程,工作内容和管理模式,组织结构和职责目标进行分层设计,信息技术实现由数据共享向价值链的转变,实现各种价值要素的集成和共享。借助标准化的流程设计,合理配置数字资源,形成了战略财务、业务财务和共享服务的财务管理模式,为企业数字化转型提供数据基础[14]。智能财务促进业务流程的标准化,搭建管理会计应用平台,完善管理基础和组织基础,实现企业不同层面战略分析和管理决策的需要。数字化转型为财务转型提供技术保障,借助数据集成实现大数据管理思想,企业将智能信息技术与组织结构,业务流程向整合,分阶段提升要素配置效率,分系统促进企业信息化共享水平的提高。

(三)组织体系规划

数字化转型背景下,立足战略层面,重构财务组织架构。适应企业战略发展,建立专门智能财务组织机构,负责智能数字化转型的组织管理,设计智能数字化转型的具体方案,提供科学有用的参考信息和决策方案。智能财务组织架构应依据数字化转型场景设置,实现应用场景工作模式,实现财务部门组织框架设置与数字化转型应用场景相适应[15]。智能财务专门机构的负责人直接是整个企业的高层领导,财务部门的负责人负责具体是公司部门负责人,重新界定部门业务范围与职能边界,推进智能数字化转型体系创新。

(四)制度体系设计

基于人工智能、大数据、智联网等新技术和新工具,明确目标,制度创新,构建智能财务组织制度和智能财务运行规则。新一代信息技术包括企业财务智能化转型的所有方面,会计改革促进财务数字化运营流程的实现,智能共享促进智能财务流程化再造,智能管理会计的落地促进价值创造的实现,智能财务制度架构的变化促进智能模式的选择,商业智能技术促进智能体系的设计[16]。财务共享是财务数字化转型的起点,流程制度体系设计是智能财务建设的基础,全面修改会计准则和内控制度,促使财务管理目标转向智能决策的智能化,为会计信息的生成提供新的路径。

(五)运营管理设计

基于价值创造导向,财务数字化转型的本质就是实现企业价值创造和价值管理。利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对价值链,价值创造的支持,以业财数据的共享流动化优化运营流程,优化财务资源配置,提供企业生产经营管理效率。通过财务信息化的持续实施,支撑关键业务端高效运营的流程,降低运营成本,实现卓越的财务运营,为企业创造更大价值。研究宏观环境和复杂财务系统的不确定性,加强对大数据的运用,从效率的角度为企业的战略提供海量数据的支撑,助力构建企业财务运营的新竞争优势。基于智能财务共享平台的创建,探索建立适合本企业特征的经营管理实际,从全覆盖的角度为财务的基础管理和高层决策提供实时依据,推动财务人员转型,从价值创造的角度实现运营管理的市场化运作,智能化布局、国际化视野和智能一体化统筹的经营原则。

(一)系统性原则

智能财务建设过程中,综合性的信息化平台是企业全面实现智能管理和企业发展目标的关键。企业的集团总部定位于智能财务管控的中心,要总体规划,统筹协调,重塑财务管理工作流程,重组企业经济也工作模式,高效资源配置,建设智能财务共享平台和智能数据分析应用平台[17]。建立智能财务信息化的远景目标,高效搭建信息网络交融平台,进行系统化规划设计,加大资源整合能力和规模化能力。

(二)全局性原则

战略目标在财务转型中起主导向作用,经营财务和共享财务是财务目标实现的两翼。从全局出发,探讨智能信息化建设的发展趋势,深度整合业务处理系统、财务核心系统、经营管理系统[18]。建立全面思维意识,整体全面反映智能财务综合特征,以数据信息共享需求为契机,扩张智能财务建设的空间功能,实现财务管理精细化、财务流程自动化、财务共享服务个性化、业财一体智能化。

(三)可行性原则

智能财务建设的整体规划设计应基于企业财务管理现状,具体方案设计应基于实际工作需要进行,适用国家财经法规政策,适应企业管理章程,满足企业和地方经济业务的特点和需求,保障财务智能信息化平台的安全可靠。根据自身实际,恰当选择满足企业发展模式,企业发展阶段的智能财务管理模式,为财务工作的有效性提供有力保证。

(四)动态性原则

数据管理是财务数字化转型的起点。智能财务建设需要动态和虚拟的管理场景,搭建云端平台财务管理模式,形成财务管理和运营管理的动态性。改变着传统财务管理行为意识,必须坚持动态管理原则,及时调整战略职能和流程设计,深入挖潜投入和产出的均衡关系,动态完善财务管理体系和指标评价体系[19]。建立动态长效机制,推动全要素,全价值链的运营管理,实现全生命周期的有效连接,构建围绕财务职能转型的智能体系,提升信息时代动态生存和发展能力。

(五)先进性原则

智能财务建设过程中,应始终抓住智能财务的本质,坚持数据共享的效率和数据共享的持续性,以财务流程再造为基础,以信息平台搭建为载体,以财务信息受益者的信息需求为驱动力,体现智能财务建设的先进性[20]。把信息化平台和管理软件的所有模块系统性整合,探索不同智能化应用场景的集约化程度,匹配适应新智能技术的智能分析和智能管理的运用,保证信息技术运用的先进性,推动财务管理转型升级。

(六)导向性原则

新技术运用是财务数字化转型的助推器。智能财务建设的整体规划设计,应面对智能财务建设的探索性研究,适应财务信息化发展趋势。引领辐射,鼓励形成智能财务管理特色的组织模式,面向企业高质量发展管理需要,紧密围绕企业发展目标,持续培养智能财务的发展动力,创新发展智能财务的价值创造,保证智能评价的可操作性[21]。基于资源优势与管理平台形成智能财务转型的标杆,引导智能框架建设的生态化发展效应,形成智能财务研究和实践的协同化,真正发挥智能财务引领财务转型的效应。

(七)可视化原则

信息技术的创新,人工智能的迭代,驱动业务场景与财务场景的技术投入,模拟财务共享服务所有环节,延伸业务需求范围,整合数据资源优势,拓展财务工作内容,深入打造业财融合新模式。搭建智能可视化平台和大数据平台,形成会计数字化转型与职责共享网络云端相结合,推动企业智能化建设与可视化运营,实时通过智能财务可视平台,反映会计数字化信息和运营信息,动态通过财务数据的自动汇聚,提升工作自动化程度和财务智能化程度,实现财务价值创造的最大化。

五、数字经济时代下的智能财务发展趋势

万物互联、企业上云成为企业财务转型和财务智能化的主题。新一代信息技术催生科学技术的进步,智能财务建设驱动数字经济的发展,数字化转型进入变革的关键阶段,形成新的管理特色。

(一)管理会计平台的智能化

随着大数据技术的不断进化,智能财务模式推进数字战略的实践,未来的财务转型的方向由财务会计领域扩展到管理会计领域。借助数据挖掘、人工智能等智能技术,搭建智能管理会计共享平台,适应数字化管理会计平台整体框架与发展趋势,实现智能管理仓和驾驶舱。重塑管理会计智能化的流程框架,分析管理会计智能化的关键要素,推动管理会计范围的升级。借助商业智能建立智能管理会计模型,进行智能决策分析和经营分析,将多维业务信息、财务决策、管理报告进行智能分析,通过可视化的设计展现经营结果[22]。构建智能管理会计体系,以信息化的视角展示财务决策和经营分析,提供企业管理者和决策者有效的信息。运用管理会计数据要素,为管理会计提供数据基础,为数据需求者提供可视化,标准化的数据信息,为业务管理部门形成管理基础意见和建议。根据不同企业的的战略定位建立智能管理会计平台,依据不同企业的经营模式设置智能财务共享平台,适应不同企业智能管理模式和财务管理模式实施业财融合管理。

(二)公司治理管理的智能化

面对数字化变革带来的挑战和机遇,以现代化的公司治理理论为框架,结合集团型企业的特点,寻求财务治理的新模式。利用智能财务体系推进公司治理水平的提高,从管控模式的角度,强调战略规划,形成会计数据要素,助力实现精细化运营和可持续发展。从价值导向的角度,资源优化配置,优化企业产业链条价值,扩展财务管理的边界实现企业权益的最大化[23]。以集团型企业的发展战略为导向,聚焦战略财务转型,驱动经济增长和产业转型升级,催生新业态模式的创新,促进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融合,围绕企业战略管理、运营管理,财务管理、组织管理的内容,变革战略财务到共享财务的管控方式。加快企业数字化发展,激活数据要素潜力,推进公司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战略目标,提升公司治理水平,是企业机制创新的核心关键。推动业财融合一体化建设,建立财务业务数据共享管理模式,实现企业价值创造,通过大数据赋能进行公司治理管理与评价,实现财务工作向高效化、共享化的目标转型。

(三)企业转型发展的数字化

数字化改革是未来发展方向。财政部颁布《会计改革与发展“十四五”规划纲要》,提出的会计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思想,以数字化技术为抓手,全面加快会计数字化转型步伐,为会计事业发展提供新引擎、构筑新优势。企业数字化转型带动了产业的发展,寻求企业数字化升级的路径,赋能企业转型升级新动能,促进企业价值实现。企业数字化转型是数字化改革的基石,企业要适应数字化改革的新趋势,借助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数字技术促进数字产业化。支持企业战略发展,实现资金流、实物流、信息流的一体化管理,推动企业经营模式创新,实现产业数字化的深度融合[24]。整合企业财务全流程数字化管理,设置智能化财务评价指标体系,最终创造最大的经济效益和企业价值。掌控风险,对接企业业财智能管理平台,完善内部控制信息化建设,关注企业社会责任,制定更高战略意义的决策意见。重塑数字经济政策,引导业务流程规范,掌握企业的运行状况和经营成果,以业务流程驱动经济业务智能核算,以智能财务分析与经营决策,追求数字化技术的效率和效益,推进财务管理向智能化、数字化方向发展[25]

(四)智能财务机器人的扁平化

在新技术革命和经济全球化共同进步的时代,智能财务机器人推动“人机协作”模式的产生,促进企业赋能智能管理模式的形成,财务将更加智慧化。智能财务机器人根据预先设定的财务处理规则和操作程序,模拟财务人员意识,实现业务流程和财务信息的高效集成,形成管理模式的扁平化。拓展人机交互技术对人类的决策和管理,自动完成系列化的工作流程和预期任务,提高财务工作质量和管理效率。研究机器人来模仿和执行人脑的某些智能功能,根据企业提出的具体需求,设置企业必要的财务参数和工作程序,取代财会活动的数据采集,处理分析动作,实现全流程的自动化和一体化[26]。智能机器人技术的实施,让财务人员以全新的方式开展财务管理和分析工作,为企业提供更好的财务服务和决策支持,实现财务全面流程自动化,业务处理智能化,让会计语言和机器人程序语言进入扁平化管理模式,重塑智能财务管理价值。

(五)智能财务建设的生态化

习近平总书记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上指出:全面贯彻实施绿色发展理念,推进生态体系建设,协调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和生态经济的高水平发展。生态发展是新发展理念之一,通过构建数字化生态平台,聚集资源创新要素,解决好人类与自然和谐共生的问题。借助于产业数字化,通过产业链协同引导,实时为企业的数据预测与决策提供管理支持,加快推进企业数字化转型步伐,依靠数字产业化,优化数字化改革的政策行为,为财务的管理和决策提供政策理论支持,形成最为有效的智能管理决策。提升产业互联网的应用优势,收集对企业价值链上客户与市场的各种信息,帮助企业更好地预测市场和把握经济发展规律。重塑企业数字化转型中的财务关系,拓展企业财务转型的新空间,赋能智能生态转型升级,促进产业链的协同发展,推动财务变革与财务转型的双向融合。

(六)智慧财务建设的高端引领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推动大数据,人工智能,互联网和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建设数字中国,智慧社会。国家发改委发布“数字化转型伙伴行动”倡议,重新赋予企业价值创造的新内涵,为产业或企业数字化转型提供了政策依据。借助“大智移云物区”等新技术的发展趋势,智能化技术呈现立体网状结构,未来的智能财务实践迈进智慧智能的高级阶段。基于新时代的商业模式,搭建产业链的共荣圈,以数据赋能为主线,利用智慧财务工具探索财务领域的发展方向,为企业智慧化转型提供支撑。基于全业务价值链智慧管理理念,以智慧共享为基础探索智慧社会的新问题,以财务共享为驱动拓展智慧体系的新构建,全面实现全社会的智能采集、智慧处理,智慧共创的局面。基于智联网技术,建设全流程智慧平台系统,提高企业价值链攀升的能力,双向实现全社会智慧共享管理的目标。整合智联网收集企业在整个市场的数据,加强智慧信息系统的建设,创新财务数智化发展的新思路。聚焦财务共享和智能财务建设,实现社会整体的智慧化水平,全面落实世界一流财务管理体系的建设目标,加快建设智慧信息综合数据管理平台,实现中国特色管理体系的宏伟目标蓝图。

  六、结论

数字化改革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企业要想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就必须关注我国智能体系与世界开放情境下的有效融合,适应数字经济时代财务转型发展带来新的机遇和发展空间,发展商务智能模式。本文在信息技术和数据技术的思维下,基于数字经济的宏观环境,阐述智能财务体系建设中管理会计平台的智能化,公司治理管理的智能化,企业转型发展的数字化,最终实现智能财务建设的生态化和智慧化。文章核心对智能财务的总体规划,建设基本原则和发展趋势进行探索,全面阐述数字经济时代智能财务的创新思路,推动我国智能财务可持续发展框架的统一。故而,本文提出以下建议:(1)构建统一的智能财务理论体系,推动数字经济发展的制度体系和政策研究,全面推进智能财务体系下的管理会计建设,建设企业价值多维管理报告体系,加强国际间的智能财务交流。(2)建立和完善智能财务体系下的全面智能评价体系,健全数据流通法律规则,增加数据价值创造的研究,真正发挥转型智能转型的价值创造作用,实现智能财务的价值理性。(3)完善智能财务数据治理体系,发挥宏观政府职能,营造企业智能财务发展的良好环境,政策支持,协调资源,帮助企业全方位覆盖智能财务发展的战略目标。


[1]田高良,陈虎,孙彦丛等.“大智移云物”背景下的财务转型研究[J].财会月刊,2019(20):3-7.

[2]刘梅玲,黄虎,佟成生,刘凯.智能财务的基本框架与建设思路研究[J].会计研究,2020(3):179-192.

[3]刘梅玲.基于新发展理念探析会计信息化发展的几个方面[J].财务与会计,2018(16):34-36.

[4]唐勇.共享财务云点亮智能财务[J].首席财务官,2018(3):70-72.

[5]李闻一,于文杰,李菊花.智能财务共享的选择、实现要素和路径[J].会计之友,2019(8):115-121.

[6]徐作浩.人工智能时代下企业财务会计改革探析[J].财会学习,2021(12):87-88.

[7]杨寅,刘勤.财务共享服务中心的员工工作满意吗?——基于ERG理论分析[J].财会通讯,2019(20):18-23.

[8]徐鹏,徐向艺.人工智能时代企业管理变革的逻辑与分析框架[J].管理世界,2020(1):122-129.

[9]刘勤,杨寅.改革开放40年的中国会计信息化:回顾与展望[J].会计研究,2019(2):26-34.

[10]谢康,夏正豪,肖静华.大数据成为现实生产要素的企业实现机制:产品创新视角[J].中国工业经济,2020(5):42-60.

[11]续慧泓,杨周南,周卫华等.基于管理活动论的智能会计系统研究——从会计信息化到会计智能化[J].会计研究,2021(3):11-27.

[12]刘勤,尚惠红等.智能财务 打造数字时代财务管理新世界[M].北京: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21.

[13]陈芸.财务共享服务对管理会计能力构建的影响研究[J].会计之友,2019(17):8-9.

[14]顾全根.集团公司财务共享建设战略政策规划研究[J].会计之友,2019(21):88-89.

[15]冯圆.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财务成本政策配置与行为优化[J].会计之友,2022(16):19-26.

[16]刘飞.数字化转型如何提升制造业生产率:基于数字化转型的三重影响机制[J].财经科学,2020(10):93-107.

[17]杨佩卿.数字经济的价值、发展重点及政策供给[J].西安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20(2):57-65.

[18]那丹丹,李英.我国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的政策工具研究[J].行政论坛,2021(1):92-97.

[19]张敏.企业财务智能化:要素·路径·阶段[J].财会月刊,2020(17):7-11.

[20]汤谷良.财务管理如何赋能企业数字化转型[J].财务与会计,2021,20(7):7-12.

[21]刘梅.财务共享智能化转型的路径探索[J].商业会计,2021(10):111-113.

[22]张庆龙.智能财务研究述评[J].财会月刊,2021(3):9-16.

[23]黄世忠.旧标尺衡量不了新经济:论会计信息相关性的恶化与救赎[J].当代会计评论,2018(4):1-24.

[24]朱元午.会计基础理论及其研究中的几个问题与思考[J].会计研究,2019(9):7-13.

[25]刘真平,章煜.基于业财融合的公立医院财务数字化转型研究[J].会计之友,2022(16):47-51.

[26]程平,邓湘煜.RPA财务数据分析机器人:理论框架与研发策略[J].会计之友,2022(13):148-155.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财会通讯

声明:本文文字转载、图片收集自网络,若文章、图片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将及时更正或删除。

北京国家会计学院-香港城市大学
智能会计与金融科技应用理学硕士学位项目
联系电话:010-6279 7031
                13811809198(郑老师)微信同号
联系地址:北京市顺义区天竺开发区北京国家会计学院综合楼一层3119办公室